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刘成岗

2017年02月27日15:01来源:大河网综合

  刘成岗

  开封的“市政老黄牛”“管网大行家”

  人物简介:

  刘成岗、男,1960年生,1980年参加工作,199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开封市市政管理处东区管养所所长。

  事迹概述:

  自参加工作以来,一直从事道路、下水管网的养护、施工、管理工作。2012年被开封市顺河区评为“ 身边好人”;2013年被开封市政府授予劳动模范。

  事迹介绍:

  在工作中,刘成岗高标准要求自己,勤奋认真,他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钻一行,不但熟练掌握了本职岗位的专业技能,并在此基础上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是开封市出了名的市政设施养护维修“专家”,被同事们誉为市区排水管网的“活地图”。

  他工作不分上班下班、没有时间观念,不讲份内份外,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他没有一句怨言,他常对同事们说:上级领导把道桥、管网养护工作交给我,是对我极大的信任,我没有理由不好好干,再说,我是一名共产党员,要对得起党员这个称号。他用自己实实在在的行动,为职工树立了榜样,深受职工的拥护和爱戴。他善于研究、善于创造,针对市区不同的排水管渠研制出不同形状的疏挖管渠专用“锚”具,解决了人工疏通清挖管渠的难题;积极汲取先进养护技术经验,先后引进移植了“道路冬季冷补工艺”、“大型罩面加铺土工格栅”、“乳化沥青稀浆封层”、“道路裂缝灌缝技术”等新型的道路养护施工技术,突破了传统的市政设施养护维修工作程序,缩短了道路设施养护维修周期,每年节约大量市政设施养护维修资金。

  去年元旦,值班人员接到城市管理数字化信息平台来电:劳动路与仪北街交叉口东约5米路西,快车道路面塌陷,交通中断,需要立即抢修。刘成岗第一时间带领抢险队员赶往现场,进行现场勘查。首先组织抢险队员,设置警示标志和围挡,以提醒过往车辆、行人注意安全。随后,带领技术人员做进一步勘察,终于查出原因;该段路由于排水管道老化破损,路面以下水土流失严重,造成道路塌陷。塌陷原因查明后,他立即制定出现场维修抢险方案,第一时间内调配车辆、挖掘机以及风镐等设备进入施工现场。险情就是命令,按照维修方案,大家立即投入抢修。经过大家5个小时的共同努力,最终将塌陷路面抢修完毕,道路恢复畅通。

  排水管网疏通也就是俗话说的“掏下水道”,是一项“脏、累、险”俱全的重体力劳动。特别是在开封这座古城,有的街道的下水管道已有近80年的历史,最细的管径才30厘米,疏通这样陈旧、复杂、狭窄的排水管网其难度可想而知。首先是“脏”,下水道里不仅有污水,粪便,有时甚至遇到爬满蛆虫的死猫烂狗,别说站到污水中用手扒这些东西,想想都让人恶心;其次是“累”,疏通管道多数是手工操作,而钻进管道施工都是弯着腰干活,遇到特别细的管道还要跪着甚至爬着工作,一个班下来累得人腰酸腿疼,浑身骨架像散了一样;再次是“险”,在下水道内呆的时间过久会因缺氧或中毒引起死亡,污泥中的可燃物质浓度过高时遇到明火就会燃烧爆炸。面对这又脏又累又险的艰苦工作,刘成岗同志从来没有退缩过,高度的事业心和责任心促使他在这艰苦的岗位上不避艰辛地拼搏着。

  去年的除夕夜,有群众反映,在市中心一家饭店门前污水外溢,已影响到过往车辆、行人的安全通行。接到任务后,刘成岗带领两名抢险队员立即赶往现场,经过认真勘察,发现饭店下水道有异物堵塞。他们首先用竹片进行人工疏通,近半个小时过去了,仍不见污水下泄,最后调来高压清洗车冲刷,也不见效。在滴水成冰的严寒天气里,刘成岗二话没说,脱掉棉衣、戴好防护设备就跳入了检查井,在狭小的空间里,刘成岗弯着腰徒手从管道中挖出了一块块、黄腻腻的大油块,装满了整整一辆三轮车。经过一小时的努力,管道终于疏通了,路面的污水也渐渐退去,看到从井下爬上来的刘成岗已是脸色铁青、嘴唇发紫,冻得浑身发抖,围观的群众见此情景都伸出了大拇指赞叹不已。2010年农历腊月三十,苹果园小区几栋居民楼的化粪池不通,污水外溢,又脏又臭,严重影响了该处居民的日常生活。居民找不到该谁负责,只好向市长专线求助,市政府临时把疏通化粪池的任务交给了市政管理处。接到任务后,刘成岗立即带领几名同志赶到现场查找原因、制定方案。由于疏通工具不便操作,刘成岗不顾天寒地冻,脱掉棉衣,径直跳到化粪池中,用手将堵塞物掏掉。等他上来,浑身冰凉,脸都冻青了,居民让他到家里用热水洗洗手,他坚持到楼外,用冷水冲洗身上手上的粪便。

  这样的事例在刘成岗的工作生涯中不胜枚举,他把“爱岗敬业”这四个字真正演绎到了极致,不能不说他是市政职工的楷模,是名副其实的“身边好人”。每当有人问他:你这样夜以继日的干,累不累呀?他说“能不累吗?但这是我的工作,为了老百姓能够走上放心路,给老百姓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再苦再累又算啥?”多么朴实的话语!多么可敬的人!在他身上我们看到了:平凡之中的伟大追求,平静之中的满腔热血,平常之中的强烈责认感。

编辑:安艳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