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阮庆华

2017年02月28日11:36来源:大河网综合

  阮庆华

  七旬儿悉心伺候百岁娘47年

  人物简介:

  阮庆华,男,南阳市社旗县下洼镇高庄村人

  事迹简介:

  一位76岁的老汉,近半个世纪来一直守候在双目失明、瘫痪在床的老母亲病床前,47年的漫长岁月里,阮庆华用永不言弃的执著和乐观,撑起一个家的希望,也感动一方乡邻。

  事迹介绍:

  这位稍微有点驼背、头发花白的76岁老汉,有着农村人特有的热情和好客,一看到有人来访,就露出憨厚而诚挚的笑容:“俺是农村人,不会说话,说错了你们别见怪。”

  在这个可谓家徒四壁的破旧小院里,阮庆华每天最大的任务,就是照顾103岁老母亲母亲张爱卿的吃喝拉撒。

  阮庆华的大弟弟40多岁时就因病去世;小弟弟自幼患有癫痫,因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至今仍时常发作;姐姐妹妹相继出嫁后,照顾母亲的责任,就落到了阮庆华一个人身上。

  1967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病患,让张爱卿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她失明了。那时,尚未成家的阮庆华,成了母亲的眼睛。在忙完农活后,他就陪着母亲聊天,每顿饭都端到母亲面前,不管是割了二两肉,还是养的鸡下了蛋,“都先让娘吃”。

  为了照顾失明的母亲,也因为家穷,一直到50岁那年,阮庆华才成了家。虽然对方是个智障的残疾人,但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依然满心欢喜,“只要不嫌弃俺娘,啥样的女人俺都不嫌赖”。

  即便如此,生活也没有眷顾这个家。23年前,又一场病患后,母亲张爱卿瘫痪在床,再也没有下过地。对此,自幼吃过太多苦的阮庆华没有显示出过多的胆怯:“她是俺妈,她生俺养俺,俺就得照顾她。”

  这句话,就像一句承诺。自许下的那天起,阮庆华就没想过要反悔。

  这些年,不管农忙农闲,不管刮风下雨,“照顾娘”,成了阮庆华活下去的理由和动力,哪怕再穷,但“只要有俺一口吃的,那一定先让娘吃”。

  左邻右舍无法想象阮庆华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要说三年五年,还行。快50年了,他一直都没有抱怨过。”邻居伸出大拇指称赞,“这样的好娃儿,难找啊。”

  而在亲人眼中,阮庆华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压力。

  因为常年卧床,母亲便秘现象非常严重,需要每天喝鸡蛋茶来帮助排便(当地的一种土方)。每天早上,天还没有亮,他就起床给母亲做鸡蛋茶,两个鸡蛋,一勺香油,一碗开水,阮庆华拿捏得非常到位,长年累月,雷打不动,以至于现在闭着眼睛就能做得香喷喷的。

  一勺一勺喂母亲吃完后,他佝偻着背给母亲喂药,梳头,把母亲弄脏的尿布洗干净。“老娘的被子,我每天早上、晌午和夜里都要换一回。”只有提起怎么照顾母亲时,这位不善言辞的老农民,才没了拘谨,说起话来头头是道,“晚上我就挨着娘睡,她是尿床了,还是要大便了,我都知道。”

  这47年,阮庆华没有睡过囫囵觉。因为不想让母亲受罪,他夜里一遍一遍地起床,更换尿布,帮母亲翻身,从来不敢偷懒。

  “47年,他都没嫌烦过。”阮庆华的妹妹阮庆梅,一提起哥哥就忍不住落泪。因为阮庆华的爱人和女儿都是智障,结婚这些年来,他不仅要照顾母亲,还要担负起一家人的生计。

  无情的岁月和晚年的病痛,没有放过这位乐观向上的孝子。他的眼睛因患白内障做过两次手术,一到晚上,就看不清东西。自己的病患,在他看来不算什么,照顾母亲,则是他最担心的问题。

  “最起码,我能动,能用手摸,摸着喂饭,摸着换尿布,不耽误事儿。”他挥舞着双手不在乎地说,就像要甩掉那些阻碍他照顾母亲的所有障碍。

  他的腿脚也越来越不灵便了,抱起如婴儿般的母亲,更换尿布和被褥时,他显得很费力。善于琢磨的他,干脆把母亲床的床腿卸下来,把床板稳稳地放在砖头上,自制了一个矮矮的“榻榻米”,一下子方便了许多。

  他害怕母亲营养不够,就在自家院墙外开垦一块地,一年四季不重样地种上各种各样的蔬菜,变着花样给母亲吃。有时,卖了粮食或者牲畜,手头不紧了,他第一件要紧的事儿,就是给母亲买点奶粉,“补充点营养”。

  天气晴好时,忙活完田里的农活、屋里的家务,阮庆华也会带上母亲到外面晒晒太阳。他买不起轮椅,就在旧架子车上铺好软软的被褥,放上高高的枕头,然后把瘦小的母亲抱出来,“就像让娘坐在轮椅上一样”。

  每当这时候,左邻右舍都会围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这老太太有福啊,有庆华这么个好儿子。”“要不是庆华照顾得好,老太太咋能活这么大岁数。”

  通常,在左邻右舍的议论中,103岁的母亲微闭双眼,安详地晒着太阳,76岁的儿子扶着车子,憨厚地笑着。

  那一刻,这个一贫如洗的农家小院,洋溢着温暖,流露出幸福。

编辑:安艳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