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靳新林

2017年03月22日14:03来源:大河网综合

  铁血男儿 37年关爱牺牲战友父母

  【人物简介】靳新林,男,1956年10月出生,现任郑州市热力总公司物业公司党支部副书记。

  【事迹简介】37年,他坚持关爱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的战友的父母,事迹感动着、激励着身边的人。

  【正文】

  军旅生涯造就忠诚 生死之谊考量人生

  1976年,在“一定要解放台湾”的口号声中,靳新林走进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行列。第一年,部队全年军训,为了尽快掌握军事技术,苦练杀敌本领,靳新林可谓是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练就了过硬的军事技术。1978年12月9日,所在部队接到了 “赴广西中越边境执行作战任务”的命令,因为所在连队因补充兵员新兵成分多,靳新林以过硬的军事素质,走上了杀敌的战场。打穿插、阻增援、攻山头、袭击越军炮阵地、守卫团指挥所,390高地阻击战,任务一个接着一个,在我国宣布撤军的1979年3月5日,为掩护主力部队后撤,又打了最后一战——班岗掏心战。

  战后总结评功评奖时,靳新林还在后方医院养伤,因不知具体毙敌和缴获等战斗事迹,连队为他报请了二等功,上级给批了三等功。等伤愈归队,连首长发给他军功章时说:“你完全有资格被评为二等功的!”他却说:“比起石学富和牺牲的战友,我活着回来都已经不错了,别说功了!”石学富是班岗掏心战中牺牲的机枪手,也正是因为他,影响了靳新林后来的人生。

  三十多年的坚持,为了践行自己的诺言

  1979年4月25日伤愈归队后,靳新林得知了石学富是在他负伤离开战场后,在村里遭到对面机枪点射的打击倒下的,由于敌人火力太猛,没有把他抢回来,当时也无法完全确认牺牲。恰在这时,石学富的父母来到了部队,由于没有准确生死信息告诉老人,只能告诉老人说石学富当时负了伤,应该是被转到那个野战医院了。安慰两位老人先安排住下等消息。没有见到儿子,两位老人伤心落泪,看到老人难过,靳新林的心情也一样无比沉重,犹如万箭穿心般难受,于是他就主动请求连首长承担起接待照顾两位老人的重任。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两位老人来说就是漫长的等待,老人整日里以泪洗面,靳新林在心里同老人一样难受的同时,还要说服开导和安慰老人,让老人往好处想,想开一点,然而他心里明白,石学富回来的可能性是很小了,如果是在野战医院养伤,也早该有个音讯了。陪伴两位老人在难熬的等待中,一个多月过去了,他们的感觉是那样的漫长,从老人那望眼欲穿的眼神里,看到更多的是无助和绝望,靳新林是看在眼里,痛在心上,却也只能是难言的无奈。转眼又到了麦收的季节,看到部队驻地附近的百姓已经开始收麦,老人再也等不下去了,决意回乡收麦,靳新林按照连首长的要求,一直把老人送到公路边的班车上,安慰老人道:“只要有石学富的消息,一定马上通知您”。老人也千叮咛,万嘱咐:“新林,以后到开封,一定到家里去。”在照顾老人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亲人。望着远去的公共汽车,他满含热泪,从心里说道:放心吧老人家,我一定会去的,一定回去看望您。

  1979年8月底,作为战斗骨干,他被选送到信阳陆军学校进行培养。开学后他很快就给老人发了一封信,告知了自己的情况,并问候和安慰了老人。老人很快就回了信,说是部队派人去家里通知了,石学富已经牺牲了,是在广西边境一个林场的烈士陵园找到的。他很快回信说:“叔、婶,学富不在了,以后就把我当成您们的儿子吧!”此后的时间里,和老人间的通信就多了起来。两年的学习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了,被分配到驻汴某部任职。到达新的工作岗位后,很快就去信告知老人。信发出没几天,所在连队就奉命到开封执行施工任务。

  谁知连队刚安顿好的第3天下午,老人就推着自行车,带了两大袋西瓜风尘仆仆地站在了他面前。老人去了兰考又折返开封,跑了多远啊!看着满身尘土的老人,他心里一阵激动,眼泪夺眶而出,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连队的战友们听说是烈士的父母,崇敬之情油然而生,战士们都好生羡慕:“排长,老人家对您真好,比对亲儿子还亲啊!”

  一个月后,靳新林利用星期天去老人家里看望,认识家门后,便每年都尽可能抽出时间,带着礼品去看望老人。1983年结婚后,便和爱人一起去看望老人,为了让老人高兴,还在老人家里住了一天。后来的日子里,每年他都在春节前后去看望老人。这一坚持就是30多年。

  每年春节前后,他都携家人带着礼品,在大年二十八、三十、初一或初五午饭后的下午时间前去看看老人,给老人留下几百元钱过年。老人多年患下的腿关节痛病 ,他也一直挂在心上。去井冈山参观学习,看到自发热护膝,他就给老人带了一副回来;看到报纸媒体上宣传疗效好的去痛贴,他就一次次买来给老人送去;听说大粒盐炒热热敷对膝关节痛有疗效,他就弄来大粒盐给老人送去,想方设法给老人医治腿痛。他的家境并不宽裕,爱人没工作,家里人口多,负担重,但只要是老人需要的东西,他都会毫不犹豫买下,在老人身上已用去数千元。平日里,他会经常打电话询问老人的生活起居、身体情况,问寒问暖,了解老人的需求,及时给予帮助。老人的高兴事,他一起分享,不开心的事,他开导安慰老人。像亲儿子一样,跟老人聊家常,说心里话。除了照顾老人,他还千方百计帮助老人呼吁、争取烈士亲属应有的优抚待遇。

  在郑州落户的原所在连队领导和战友得知靳新林常年坚持看望烈士父母后,就在郑州的战友聚会时提议一起去看望两位老人,立即得到了大家的响应,在2011年大年三十,战友们一行十多人来到了开封县老人的家,问寒问暖,慰问和安慰老人,每人拿出200元给老人留下过年。

  做一件好事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从当年的毛头小伙,到如今临近退休、头发花白、已当上爷爷,靳新林,一件善事坚持了30多年。

  好人终究会有好报,善人善举还将继续

  靳新林行善、守信、孝道,自己也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上有一百多岁的姥姥,是当地的“长寿星”,姥姥膝下只有靳新林母亲一女,常年跟靳新林父母住在一起。他八十多岁的父母身体健康,照顾着姥姥的日常生活。五弟一妹都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儿女,他作为老大哥,带头孝敬长辈,一家人和和睦睦,现在已经是五世同堂的大家庭。

  长期以来,靳新林作为一名经过军营这所大学校的锻炼,经过保卫边疆的、血与火的战争考验的,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战友之间老人病了他会和战友们一起前去看望,战友的家人住院他常会送去500元,看望并给予安慰。每年还抽出时间到汝州市陵头镇后户村,看望原来部队驻地的房东老大娘(现已88岁)。这里还有一个拥军爱民的小故事,在他入伍的第二年,随连队来此地修建原靶场时,就住在老人的家里,早上天不亮就起床为老人打扫卫生,平日里一有时间就帮忙干这干那,团里的宣传干事还把他帮老大娘做好事的照片,投稿至《河南日报》并被刊发。汶川地震,他一次交出特殊党费800元,凡是支援地震灾区救助贫困地区的钱物捐献他都积极参加,一次都不会少。他做的更多的是,多为别人着想,多做好事善事,只求付出,不求索取。

  就在2016年农历大年初一的这天下午,靳新林又一次带着爱人和孩子,来到了来到了开封县(现已规划为开封市的祥符区)半坡店乡韩楼村,看望石学富烈士的父母。看着老人堂屋那破破烂烂的露天瓦房已经被地方政府作为危房拆掉重建,变成了宽敞明亮的新房,他心里又得到了一丝安慰 。

  那场战争已经过去37年了,他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来看望老人了。靳新林表示:为了老人安度晚年,为了老人心情舒畅、高高兴兴,为了兄弟情、战友谊,为了一个永久埋藏心底的承诺,这条路他还会继续走下去的。

编辑:安艳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