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遇 设为首页 登陆

梁小斜

2017年03月22日14:06来源:大河网综合

  “大爱父亲”梁小斜:捐献女儿器官 挽救5人生命

  【人物简介】梁小斜,男,1963年2月16日出生,驻马店市正阳县汝南埠镇袁庄村村民。

  【事迹简介】女儿梁鸳鸳遭遇车祸致脑死亡,她的父亲梁小斜做出一个大爱之举:捐献她的器官,使5个生命获得新生。之后,梁小斜又把网友和爱心人士给梁鸳鸳的捐款,向5名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每人捐献10000元。

  【正文】

  这是一个因病致贫的农民之家:父亲梁小斜下肢瘫痪,卧病在床14年;一家人蜗居危房多年,生活靠亲朋接济。他们感念政府给了低保,感念亲朋和乡邻给予的帮助。在家庭灾难降临的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救助他人、报答社会——女儿梁鸳鸳遭遇车祸致脑死亡,梁小斜果断捐献女儿的器官,挽救了5名重症病人的生命。他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更是一个充满人间大爱的伟大父亲。

  梁小斜,村民们公认的好心人

  梁小斜虽然没有上过一天学,但他是村子里最早脱贫的人。梁小斜很聪明,谁家有解不开的疙瘩,总爱请他帮忙化解。

  “当年,小斜的身体很好,还能干。”一名村民说,那时候梁小斜的家庭情况比较好,是村里第一个购买拖拉机的。农忙的时候,自己的活儿还没干完他就去帮助别人。一些困难户打场时出不起油费,梁小斜就免费给他们打场。村里的人都很敬重他。

  2001年,梁湖村安装输电线路,村民一致推选梁小斜带领施工队安装。除了因为他有技术、能干之外,还因为村民都愿听他的。

  有一天,他和工人立电线杆时,由于下雨,电线杆歪倒,他怕砸到工人,冲上去使劲拉住绳索。电线杆下落时,梁小斜的腰部严重闪伤。怕耽误工期,他强忍着疼痛继续干活。为了信守承诺,他咬牙坚持跟踪施工,腰疼时就贴止疼膏,一直坚持到除夕,全村家家户户都通上了电,他才回到家里。

  梁小斜没有想到,后来他的腰伤越来越重,在床上一躺就是14年。那年,他才39岁。

  躺在床上14年,没有为难过别人

  2002年春节过后,梁小斜的腰伤发展到腿脚麻木,而且越来越厉害,最后到了不能下床走路的地步。那年,他的小女儿梁鸳鸳才11岁。

  按说自己是为村里安装电线受的伤,且又是为了赶工期把病耽误了,村里要负一定的责任,但他没有让任何人支付过医药费。

  14年里,梁小斜到国内多家医院诊治,不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们借了几十万元钱,也没把病治好,现在他还欠亲戚朋友10多万元钱。就这样,一个原本经济状况良好的家庭,陷入了一贫如洗的泥潭。

  “有一年春节,家里实在没有一分钱过年。”梁小斜抹着眼角的泪说,他让孩子们用架子车拉着他到已经卸任的老村委主任家,要当年安装电线的9000元工钱。梁小斜没流泪,老村委主任看见他后,自己先流泪了。老主任说:“我已经卸任多年,村里也没一分钱的经费,实在没钱给你。”

  看到老村委主任被他“逼”出了眼泪,梁小斜不忍心再追要下去,就说:“算了吧,我不难为你了,这钱我不要了。”想到一家人正等钱过年,梁小斜背过脸去,任泪水流淌。

  “父亲躺在床上14年,从没向政府伸过手。”梁小斜的儿子梁广前说,虽然父亲躺在床上14年,但为人处世依然受村民们称赞。

  噩耗传来后的艰难抉择

  “鸳鸳是家中最小的,又最听话、最乖巧,家里人和亲戚都非常疼爱她。”梁小斜说,当时听到鸳鸳出了车祸,亲戚邻居都不能接受。鸳鸳的伤势很重,医生鉴定是“脑死亡”。梁小斜说,当时,在新蔡县佛阁寺公安派出所上班的外甥房军也赶到了温州。看到这种情况后,怕他太痛苦,没敢给他说,就私下里向梁小斜的三弟建议,把梁鸳鸳的器官捐献出来?。

  梁小斜的三弟就把这事给他说了,没想到梁小斜当时就同意了。

  其实,对梁小斜来说,捐献器官,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何况,他一个字不识,而且家里至今没有电视,也从来没看过电视。但是,他知道这是在帮人,在救人,在做好事!“就这样定了,有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梁小斜扶着双拐说,“做这样的决定如同割我的肉一样难受。但是,这样做,鸳鸳身上的部分器官还能留在这个世上,还能救人。这是我愿意看到的。”

  “还要尽快做决定。”梁小斜说,如果迟了,器官死亡了就捐不了。鸳鸳肯定会同意的,因为她生性善良,总是为别人着想。相信女儿在天上会看着我们,看着她的亲人,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健康成长,看着她救活的病人愉快生活。”

  他做通妻子张小荣的思想工作,告诉女婿李光辉及梁鸳鸳的公公婆婆,让他们打消顾虑,去救别人。

  对于捐献亲人的器官救助他人,梁小斜的话很实在:“救一个是一个,这不就像闺女还活着吗!”

  在人类所有的优秀品质中,最宝贵、最值得称道的是善良。善良,能感化冷漠,融化冰河,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心与心贴近。一个善良的人,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心里都会时时想着他人,处处关心、帮助他人。梁小斜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家庭陷入困境,他心里却还想着和他一样不幸的人,主动从各方捐助的款项中拿出5万元,委托医护人员以匿名方式转交给接受器官捐助的5名患者,并且希望他们“好好活着”。

编辑:安艳鸽

相关新闻